悼Opendiary 2004至2006年的我

www.opendiary.com 正式宣佈在這兩個星期之內結業。

雖然知道天下無不散之水。 但總有一些淡淡的憂傷。

其實最憂傷的是,我們已經習慣了。

我當然知道,時間是向前走啊。回憶,其實是為了未來。

 


你愛他,但他不愛你。他是你的唯一,而你只是他其中之一?
不知道自己的想法?選擇太多,不知那個好?
只要弄清自己的感受和真正想法,任何人也可以找到幸福
你想清楚自己的方向?還是繼續迷惘?
如果你選擇前者,我願意助你一臂之力
詳情可到http://www.ari-sensei.com/tarot/查詢

我在大學的時候,即是2001 年(暴露了年紀) 開始寫的。身邊的朋友開始這個網上日記(當時未叫Blog的)

當時,未有facebook, 未有鳩like, 未有那些只會寫鱔稿的blogger 們,未有專寫人生大道理其實內裡只是說你媽是女人的潮文。

當時大家寫的,都是最無聊,但是最真摰的東西。

2004年, opendiary 被黑客入侵。所有東西一口氣洗掉。沒關係,再來。繼續在那裡寫了兩年,終於受不了這Blog的system,所以決定離開轉戰sinablog 。又是一個瘋狂的故事。不過這是後話了。

opendiary 紀錄的,是2004-2006 的我。當時我生命裡有兩個很重要的女人。

601612004-2006年這段歲月,是剛畢業,在香港過著好像社畜一樣的工作。

當時懈逅了E小姐,我付出最多感情的人,也是最傷得我最深的人。

和她分手的時候,當時的流行曲是這一首:

我突然釋懷的笑 笑聲盤旋半山腰
隨風在飄搖啊搖 來到你的面前繞
你淚水無聲的掉 說會記住我的好
我也彎起了嘴角笑

你的美已經給了誰 追了又追我要不回
我瞭解離開樹的葉 屬於地上的世界凋

後來,當她跟我說她和另一個男生一起的時候,我崩潰了,每天只吃半碗飯,要吃安眠藥才能入睡……

還記得當時是Lunch time,我一個人吃著飯。因為我知道我要吃。

自此之後,我很討厭吃東西。

頹廢了好一段時間才能回復。

直到現在,我和她仍然是朋友。

60161

在這兩年裡,我還遇上了愛染,最愛我的人。

她是一個大陸的女生。那時侯中國還未變成強國。

她是一個插畫師,她的畫好美。

但她在北京我在香港。

她要戴助聽器,我就和她隨身都帶著一個本子,說話時就用筆寫下來。

自此之後,我愛上了用筆寫字。

後來,我一路向北。去了日本讀書。

我自己的opendiary 記下的,就是這段時間的日子。那段很不開心的歲月。

愛染為了我,她自己也開了一個opendiary。

原來,曾經有人這樣地珍惜我。

最後她那百多篇,我把她一篇一篇的抄下來。然後印出來好好收藏。雖然我知道我根本不會看。

但比起電腦硬碟的空間,我希望留下一些實際的東西給她。

現在和她雖然沒有聯絡了,但知道她已結婚,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寶寶。

這就是最好的結局了吧。

60161當然,人是要向前走的,但總不想什麼也沒有留下。

在看回十年前的日記的時候,真的很想很想說一句:

 

 

 

 

 

 

 

 

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