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教室]-是いる還是ある?

先考考大家:

1。この倉庫には旧式のヘリコプターが2機 (ある/いる)。

(這個倉庫有兩台舊式直昇機)

2。急げば間に合うかも。ヘリコプターはまだヘリポートに(ある/いる)んでしょ。

(快點的話也許趕得上,直昇機還在停機坪呢)

上面兩句,那個該用 ある/いる?

答案是1要用ある,2 用ある/いる也可以。

學日文的人也知道,生物要用「いる」,死物要用「ある」

誰也知道ヘリコプター(直昇機)是死物。

但重要的是,是該物件給人的印象。而並非「生物」和「非生物」的生物學上的分別。

快要離陸的直昇機,裡面有人,而且引擎也快要開動,螺旋槳也快要轉動的樣子,所以會給人一個「生物」 的印象。所以有人會用いる。

而另一方面,放在倉庫的舊式直昇機,又沒有人在裡面,也似乎連燃料也沒有,「生物」的形象很弱,所以一定要用ある。

所以就算同一件事物,因為印象而用ある或者いる ,一點也不奇怪。


換過來,生物又有沒有使用ある的例子呢?是有的。

希望者がいれば、後でまとめて報告してください。
希望者があれば、後でまとめて報告してください。

(如果有志願者的話,請在之後一起報告。)

「希望者」當然是生物,但是用「希望者がいれば」,或者「希望者があれば」也沒有問題的。

但是以下情況就不可以用 ある了。一定要用いる。

いまここに希望者がいるんですけど、そちらに連れて行きましょうか。

(現在這裡有志願者,帶他到那邊吧)

為什麼呢?

因為第一句是建基於「假如有志願者真的存在的話」的假設,「志願者」感覺上沒有那麼實際。所以「生物」的印象不強。

但第二句的話,志願者已經出現了,是真實存在。所以一定要用いる。

類似的生物/死物的和「印象」有關的例子,也可以從「すき」 「のこと」看到。

田中さんは佐藤さんがすきです。(田中喜歡佐藤)

田中さんは佐藤さんのことがすきです。

第二句是比較自然。

田中さんはスイカがすきです。(田中喜歡西瓜)

田中さんはスイカのことがすきです。

這個第一句是比較自然。

田中さんは浜崎あゆみがすきです。(田中喜歡浜崎步)

田中さんは浜崎あゆみのことがすきです。

但這樣的話,很多人會覺得第二句很不自然。為什麼浜崎步會變成和西瓜同類呢?

因為浜崎步給人的印象是「只在電視中出現」,比起佐藤少了一種真實感。

當然,如果田中是唱片業界之類會和浜崎步有日常生活接觸的人話, 「浜崎あゆみのことがすき」也不會不自然。

資料出自「日本語不思議圖鑑」。


在其他學校學過日文,但太少機會練習?
想度身訂造適合自己的課程?
請到 http://www.ari-sensei.com/about/ ‎ 了解詳情

或者使用Facebook Messenger:【在線解答】

在我的facebook 專頁按讚,就不會錯過我的更新了啊!

18 Comments

  1. Mr RiceBall :
    很有條理啊,現實中我看也有很多變化(或是亂來),並不是文法書般死板
    請繼續~

    我睇下有咩搞笑先啦

  2. 你的感覺是對的.你舉的例也對.
    但首先要澄清一點是:「真實感」這個term 是用來比較「浜崎步」和「佐藤」.和西瓜是沒有任何關係.

    與其說是解釋為什麼要加「のこと」,倒不如說是解釋為什麼不可以直接用田中さんは佐藤さんがすきです.

    為什麼要加「のこと」? 只能說是規則吧.

  3. 方圓 :
    去日本留學學日文,還是在工作?有空切磋切磋。

    英文非小弟強項呢.我在日本讀書的.

  4. 根據你個logic, 其實我都唔係太明點解西瓜唔可以用koto…點解講真實感呢樣野, 唔可以用西瓜去比較?

    因為我要比較的對象是 「浜崎步」和「佐藤」.那麼,西瓜和什麼比較?我寫的文裡沒有比較西瓜.
    要拿西瓜來比較的話.當然要找個類似的東西才可比較吧.
    打個比方,我有一個很喜歡的西瓜,我叫它做「スイカちゃん」 
    理論上我可以講:私はスイカちゃんのことがすきです。當然人會當我痴線.事實也不會有人這樣講.
    「西瓜」和「スイカちゃん」的分別當然不在其「真實性」,而是西瓜只是一個統稱,「スイカちゃん」是唯一的東西.

    個人覺得, nokotogasuki呢個句式, 都係用係d對某特殊對象帶有特殊情感o既時候, 強調the koto, 有少少係kokorogakomerareta果種感覺.我又唔係想質疑邊個o岩邊個唔o岩. 你個解釋同我理解有少少出入…其實呢種咁細微o既感情, 有時都真係好難用書去解釋…

    其實和感情沒有什麼關係.
    我用回「浜崎步」的例吧.(先別想西瓜)
    1.田中さんは浜崎あゆみがすきです。
    2.田中さんは浜崎あゆみのことがすきです。
    兩個case 裡,田中對同一個浜崎步可以有同樣的感情.

  5. 1.可能我表達得不夠清楚吧.「真實感」只是用於 「浜崎步」和「佐藤」,和西瓜半點關係也沒有.

    2.自然與否,不等於慣用與否.不自然就等於錯.不慣用不代表錯呢.

    田中さんはスイカのことがすきです。這句是不自然,是錯的.

    3.正正因為字典沒有我才要寫啊,對不?字典是不說GRAMMER的.

    のこと本身沒有強調的意思. 不過你的理解大部份時間都可以用的.

  6. Mr RiceBall :
    哈,藍公子跟逸之同樣是日語教授,厲害!
    看你們的討論也看的頭昏腦脹,但也讓我來起哄吧
    逸之說的真實感那說法,且不理會真假事物,那是對客觀事物的喜惡的表現方式,簡單的が好き只是單純的喜歡那客觀的人/物,而のことが好き就比較pervasive(想不到中文該用那個字)表達了不只是客觀的好感,而且所有有關那人/物的所有都喜歡
    のことが好き,除了向人表白我並沒有聽過其他用法,如果要拿西瓜來說的話,該是スイカのほうが好き吧?
    大師,對不對?錯了別打~

    多謝飯糰兄解說呢,但スイカのほうが好き不是被人問起,或者是比較才可以使用嗎?

  7. 港妹 :
     講番主題ある/いる。
    以前香港個miss教生物就用”いる”、
    死物就用”ある”。其實係誤夠清楚、易明。
    因為植物其實係有生命、但就用ある。
    仲有”鬼”、応該点講先好?!

    可以這樣理解吧.
    是印象的問題.始終植物不會動.我們吃植物也不會覺得「殺生」.
    活學活用才是最重要.
    「鬼」嘛…我覺得ある吧.但用いる相信不會有人說你錯.

  8. 首先把文法硬記下來, 但也要實際觀察日常用法, 才是學習語言的熊度吧.

    為什麼因為有真實感就要加「のこと」呢? 書中有提及嗎? 用「真實感」一詞很奇怪, 難道西瓜就沒有真實感嗎? 與生物/非生物扯上關係也同樣怪. 猫是生物, 但我們只會說猫が好き, 不會說成猫のことが好き.

    在我看來, 只是單單說一件事物 (死物也好, 生物也好)我喜歡, 不會用上「のこと」. 但想說我喜歡一個人, 不是單單指那個作為事物的那個「人」, 還有這個人給予我的感覺, 一個比較雜概的整體概念.

    不過, 純粹說出我的感覺. 沒有實際理論支持.

  9. 再補充一點, 如果我的貓有名字, 叫猫ちゃん、也可說成猫ちゃんのことが好き. 因為同樣地 這裡不單單只猫這種生物, 而是比較抽象那個整體概念.

  10. 根據你個logic, 其實我都唔係太明點解西瓜唔可以用koto…點解講真實感呢樣野, 唔可以用西瓜去比較?

    個人覺得, nokotogasuki呢個句式, 都係用係d對某特殊對象帶有特殊情感o既時候, 強調the koto, 有少少係kokorogakomerareta果種感覺.

    我又唔係想質疑邊個o岩邊個唔o岩. 你個解釋同我理解有少少出入…
    其實呢種咁細微o既感情, 有時都真係好難用書去解釋…

  11. 嗯…其實我是不太明白你的西瓜例子想解釋什麼? 你說真實感只是說濱崎步例子, 與西瓜有何關係?

    quote:

    第二句是比較自然.

    田中さんはスイカがすきです。(田中喜歡西瓜)

    田中さんはスイカのことがすきです。

    其實你想比較什麼?如果只是說自然不自然, 那不過是慣用不慣用而已…沒有什麼特別需要解釋了.

    另外濱崎步那個例子, 有沒nokoto也可以解喜歡(我在說廢話了), 當然同樣也是有感情的.

    其實字典也有解釋, 也可以參考看.

    心情や動作の向かっている対象。「君の―が好きだ」「家族の―を大切にする」

    字典上也沒提過跟真實感有關. 我不是說字典是100%正確, 一定沒有其他解釋, 而是解釋一句句子要看上文下理. 以我個人理解, 如果我要比較句子中出現跟沒有出現”nokoto”, 以我的理解, 有了”nokoto”, 強調是特定對象, 暗示了是”有一種特殊情感” (要不幹嗎要強調什麼呢?), 強調跟單純的喜歡某某明星是不一樣的.

  12. 其實我真的不太明白西瓜的例子….
    不慣用當然不代表錯, 同一樣東西可以有n個用途. 但我在在建構”自然不自然”這種觀念, 很多時是建基於慣性的.

    至於koto…字典的確係沒有調強這個意思…但語言是死, 人是生的. (我想這也是你出這篇文章的原因吧? 字典不是天書!).
    你也日本人是一個曖昧的民族, 加這個nokoto的意思是, 令對方明白這個話題是有點與別不同. (這就是我說”特定對象”, “特殊感情”的意思了.)

    我想我已經盡可能解釋了我是如何理解這種句式. 不過你在日本那邊唸書, 你那邊的習慣我可不太清楚了.

  13. 哈,藍公子跟逸之同樣是日語教授,厲害!

    看你們的討論也看的頭昏腦脹,但也讓我來起哄吧

    逸之說的真實感那說法,且不理會真假事物,那是對客觀事物的喜惡的表現方式,簡單的が好き只是單純的喜歡那客觀的人/物,而のことが好き就比較pervasive(想不到中文該用那個字)表達了不只是客觀的好感,而且所有有關那人/物的所有都喜歡

    のことが好き,除了向人表白我並沒有聽過其他用法,如果要拿西瓜來說的話,該是スイカのほうが好き吧?

    大師,對不對?錯了別打~

  14. 有關「のこと」的用法,小妹也很有興趣,于是問了一位日本人同事。那同事是合格日本語教師,可信性頗高。總的來說就是大家說的都大致正確,就當是多一個答案參考吧。

    以免翻譯有誤越說越亂,索性原文照錄,盼諒。


    ===
    1.私はスイカが好きです。 ○
    2.私はAさん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どうして(2)の場合は「のこと」を使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か?

    また、
    3.私は松嶋菜々子が好きです。
    4.私は松嶋菜々子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3)と(4)はどう違いますか?
    ===


    ===
    お訊ねいただいた件ですが、

    >1.私はスイカが好きです。 ○
    >2.私はAさん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
    >どうして(2)の場合は「のこと」を使わ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か?

    (2)の文ですが、「のこと」は使わなくても大丈夫ですよ。
    「私はAさんが好きです」も立派に正しい文です。

    ただし、(1)の文には「のこと」は使えません。
    「~のことが好き」と言うと、「~の何か(個性・人となり等)が好き」という意味になるので、個性がないスイカ等には使えません。

    >また、
    >3.私は松嶋菜々子が好きです。
    >4.私は松嶋菜々子のことが好きです。
    >(3)と(4)はどう違いますか?

    (3)は単純に、「松嶋菜々子」の全体が好き、
    (4)は「松嶋菜々子」の何か(顔や声など具体的なものではなく、個性や人格など漠然としたもの)が好き、という感じがします。

    ですので、(3)は芸能人から友達まで、
    幅広い相手を対象に取れる表現です。
    (4)は、個性等を知り合える間柄であることを感じさせますので、「~さんは松嶋菜々子と付き合いがあるんだな」と思わされますね~。
    ===

  15.  講番主題ある/いる。
    以前香港個miss教生物就用”いる”、
    死物就用”ある”。其實係誤夠清楚、易明。
    因為植物其實係有生命、但就用ある。
    仲有”鬼”、応該点講先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