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會投社民連?

為什麼我會現在才寫立法會選舉?其何況我身在日本,根本沒投票!

因為看了看KARL 先生的從個人的公平到整體的公平.中有一句:

長毛居然能連任,真不知道那區的選民心裡想的是什麼?

看他的文,很明顯知道政見不同,也知道和Karl先生討論是浪費時間,這篇文也並非反駁他的文的任何論點,純粹只是想解釋:我心裡想的是什麼.(雖然我不是住新界東…)

最低工資有什麼不好?我不懂.

長毛做了什麼?我不懂.但其他議員做了什麼?我更加不懂

大家只見到長毛吵吵鬧鬧,為什麼?因為傳媒只報導吵吵鬧鬧的片段,原因很簡單,因為好看.傳媒不會報導長毛,或者任何一個議員工作的事.

大家只看到長毛吵鬧,抗議,等於他只會吵鬧嗎?荒謬至極的邏輯啊.我真的很想問:說長毛只會示威的傢伙,你又知道其他人做了什麼嗎?

有些人說,長毛根本改變不了什麼,但選保皇黨,白鴿黨,公民黨,又可以改變嗎?

看到不少Blogger ,新聞都有說過很多人因為「揀唔落手」所以不投票.我真的想問,為什麼議員會有那麼多契弟?就是因為沒有人趕他們走!可能你會說,選了一條契弟B趕走另一條契弟A,仍然也是契弟?對,但你不行動,契弟A永遠存在.然後契弟B做得太差的,自然又被人趕下來.這就是投票的意義吧.不投票,不就是幫助那些你看不順眼的契弟嗎?契弟當道,結果你又不想投票,就陷入一個惡性循環.

你付出走到街投票的腳骨力,你就只配得到的等於腳骨力的福利,很合理啊.我根本不相信投票可以為我改變什麼.我不認為長毛可以改變到什麼.我不認為泛民有能力爭取2012年可以有雙普選.

說長毛只懂搞破壞,難道沒有長毛,就會變得好嗎?沒可能吧.我不滿政府,我不認為選社民連,或者任何政黨可以改變到什麼,至少,長毛可以幫我們出一口烏氣.我投社民連的一票,是投給政府的不信任一票.

這個就是其中一個投社民連的人的想法了,知道了沒有?


在其他學校學過日文,但太少機會練習?
想度身訂造適合自己的課程?
請到 http://www.ari-sensei.com/about/ ‎ 了解詳情

或者使用Facebook Messenger:【在線解答】

在我的facebook 專頁按讚,就不會錯過我的更新了啊!

30 Comments

  1. 阿朱 :
    所以在香港投票的某部份人
    包括我
    都係去投A party一票, 為左令B冇左個位
    今屆小弟有幸出到力發功令菜菜子auntie可以提早退休

    係唔係要俾個五我先呢?

  2. 小孩子 :
    其實看長毛做過甚麼?去港台的網頁就可以看到及聽到到立法會的直播和重溫,但普通市民有沒有這種興趣和關心呢?
    如果有聽過他的議會發言,都很有見地,就了解他並不止只是抗議和搞事,不過傳媒都喜歡選擇性報導,風氣如此就無辦法。
    我想大家投長毛這一票是不會是白投,另外如果市民都願意為這個社會不合理的發一句聲,相信政府也不會這樣爛,市民應該有這樣的覺悟。

    講得好!
    老實講,我也是無關心的立法會的.但我真係睇唔過眼果D咩都唔諗,見到長毛枱棺財就話長毛「剩係識得枱棺財」的白痴.
    市民都願意為這個社會不合理的發一句聲,相信政府也不會這樣爛,市民應該有這樣的覺悟,這一點絕對同意.
    現在政府那麼爛,所以市民不願意發聲.結果政府愈來愈爛,人民愈來愈不願發聲.這是一個惡性循環.
    有云香港人只顧經濟,只顧自己飯碗.但這些和自己有莫大關連的事又不關心.真諷刺.

  3. 帕拉汀 :
    現在投票選立法會議會,香港的幾乎所有重要決定都有他們的份兒.
    但我們對這班人的要求,竟然已經低到不求他們幹到實事,只要不好搞搞震發神經已經萬幸,都幾可悲

    所以X建聯派月餅咪有人覺得佢地好囉.X建聯有月餅,社民連,毛都冇條!
    (又唔見X建聯派月餅給我,幹!)
    日劇《龍櫻》有一段對白,
    「其實社會的規則,法律,全部都是聰明的人,為了方便自己造出來,而且故意弄得很難懂,就是為了欺騙你們,賺你們這些蠢材的錢.」
    我覺得,指望其他人為自己爭取,其實已經係大錯特錯的事.

  4. SSS :
    >最低工資有什麼不好?我不懂.
    假設政府最後商討出待應生最低工資要$8000個月,香港是不是每一間茶餐廳都可以給待應生$8000個月?給不到怎樣?
    而且老闆自有賤招去避
    http://hksan.net/forum/index.php?showtopic=10537
    日本人人變成管理層都做得出,我相信香港的老闆一定出日本更賤格

    多謝了,長知識了.

    但,我又有一些不太懂的地方.

    假設政府最後商討出待應生最低工資要$8000個月,香港是不是每一間茶餐廳都可以給待應生$8000個月?給不到怎樣?

    雖然我覺得政府最後不會商討最低工資要$8000個月那麼多.好了,我是不是該反問一個問題,如果一間茶廳連$8000的人工也付不起,那間茶餐廳已經是經營有問題吧?是不是該倒閉?

    日本最低工資法,時薪最少650yen,但650yen 可以做什麼嗎?只夠買兩個最便宜的便當而已.

    以日本的case 做例,是不是沒有這個法律,員工的人工就會有保障?是不是沒有這個法律,老闆就不會剥削員工?這樣的偽管理職的問題,是法律的錯嗎?
    當然不會,這是法律的漏洞.不是法律本身問題.

    如果因為香港也會有賤招去避,所以不實行的話,豈非因噎廢食?

  5. grumpy :
    我投社民連係共產黨指使ge,因為係現有選舉制度下,無論邊個都無辦法為民主派市民”做實事”,現在一切立法都係政府主導、建制派謢航,市民有不滿只有找人”熱烈”地表達意見。
    唔係咁我地又可以點呀?

    的確係咁,我們確實無能為力.

  6. 阿朱 :
    所以長毛教
    票投社民聯
    食窮民賤聯

    我冇得食蛇宴呀陰功
    我去食飯,仇人幫我埋單,咁爽的事有得去的話我一定去!

  7. Reila :
    雖然我不是選民,對議員們不了解但我狠喜歡長毛大人阿還有祝逸之中秋節快樂呢~也不是一個人的節日啦我們這邊好多人也在

    哈哈,我知道我也有朋友的.

  8. SSS :
    $8000以香港物價來說已經算是中下級的人工
    如果訂在$5000-$6000那可能和現狀沒有太大分別

    $8000可能不只做8個鐘而是10-12個鐘
    (不計lunch hour)

    餐飲服務業很多時基層職位都不是長工,法例都要想想怎樣保障時薪和兼職

    另外待應生只是一例,還有文員,信差,OA等應該怎樣定

    不過就拿文員作例,公司可以將文員改名為文書主任
    (等於客戶服務主任名就好聽其實只是卒仔)

    因為最低工資不會有人想到中層管理職(主任之類)都要給

    定是要定,不過這些問題都要想

    否則定了之後僱主鑽空子都可以大條道理說自己守了法就難搞

    還是說回日本的CASE吧.
    650 YEN 只夠買兩個最平的便當.用番香港的標準,其實係等於25 蚊左右一個鐘.用回港紙,一日八個鐘,一個月做25 日都是5000蚊.
    日本的最低工資都唔係要改變現狀.只是一個保護而已.

  9. shadowzo :
    最低工資本身很有爭議性,這政策的可怕,在於表面上100%對窮苦大眾有利,實際上卻可能會害苦了最低下階層
    我所理解人們選長毛的心態大多是:反正都爛,不如搞爛
    不知有沒有錯?

    大部份我就不敢講,我自己是這樣想的.

  10. Karl :
    謝謝引用拙文!
    我提出我的看法,也認為社會需要多元的聲音,但不要只有破壞沒有建設的聲音。我對於不同的政見只會據理力爭,理性討論!
    還有,不同政見者也應該可以理性交換意見的,政見不同,並不是你死我活之爭,沒有必要以過時的冷戰思維的敵我來分彼此。
    香港需要建設,不需要破壞;需要包容,不需要仇恨。

    你第一句:
    長毛居然能連任,真不知道那區的選民心裡想的是什麼?
    這句已經是看不起我們了,誰會和看不起自己的人理性討論啊?karl先生真風趣.
    我倒有興趣知道,karl先生有沒有看過長毛的網頁,了解一下才批評?

  11. 末日狼 :
    唔怕講白少少,大部份中國人係唔願意去分析的,基本上佢地都係用第一觀感去決定以後行動,佢地為左追求表面的虛假和諧,會不擇手段去打壓任何有損呢種虛偽氣氛的”反對派”,就算明知你既主張係有利社會,佢地都唔理得咁多,因為中國人思維中,面子是硬道理,那怕要全國人民陪葬

    我倒不認為,中國人(上面那些)才不那麼笨!
    如果單純是為面子,耍白痴,又如何貪得肚滿腸肥?(火鳳中毒中)
    打壓反對派,當然不是為面,是為錢!
    那管全國人民陪葬,要錢才是硬道理!

  12. AC :
    不如來個博奕遊戲, 就當我是政府, 你是無良僱主吧!
    “關西和九州地區有很多老闆都想盡辦法,不發最低工資。如加班時間不算在內,” —- 簡單不過, 只要加班時間也算在內就行
    “把打卡鐘撥快一點兩分鐘,令員工遲到” —- 我估員工只會上當一次吧! 若我上了一次當, 下次我就會帶備拍攝工具(手機或DC),拍一段一take過的movie,由卡鐘影到一個有報時系統的website(例如股票網或天文…

    其實日本最近已經調低最低工資至611 yen..只夠刮痧之用.

  13. AC :
    “低工資本身很有爭議性,這政策的可怕,在於表面上100%對窮苦大眾有利,實際上卻可能會害苦了最低下階層
    我所理解人們選長毛的心態大多是:反正都爛,不如搞爛
    不知有沒有錯?”
    我正是長毛選民,而且選了兩屆.
    講到這心態, 第一次或者有多少, 但今次, 我反而覺得佢係咁多泛民議員最好既一個, 我先投佢票.

    至少比起白鴿黨好多了.我住新界西.(雖然沒有投票)陳偉業也是做了很多年地區工作的人啊.

  14. 所以在香港投票的某部份人
    包括我
    都係去投A party一票, 為左令B冇左個位
    今屆小弟有幸出到力發功令菜菜子auntie可以提早退休

  15. 其實看長毛做過甚麼?去港台的網頁就可以看到及聽到到立法會的直播和重溫,但普通市民有沒有這種興趣和關心呢?

    如果有聽過他的議會發言,都很有見地,就了解他並不止只是抗議和搞事,不過傳媒都喜歡選擇性報導,風氣如此就無辦法。

    我想大家投長毛這一票是不會是白投,另外如果市民都願意為這個社會不合理的發一句聲,相信政府也不會這樣爛,市民應該有這樣的覺悟。

  16. 現在投票選立法會議會,香港的幾乎所有重要決定都有他們的份兒.

    但我們對這班人的要求,竟然已經低到不求他們幹到實事,只要不好搞搞震發神經已經萬幸,都幾可悲

  17. >最低工資有什麼不好?我不懂.

    假設政府最後商討出待應生最低工資要$8000個月,香港是不是每一間茶餐廳都可以給待應生$8000個月?給不到怎樣?

    而且老闆自有賤招去避

    http://hksan.net/forum/index.php?showtopic=10537

    日本人人變成管理層都做得出,我相信香港的老闆一定出日本更賤格

  18. 我投社民連係共產黨指使ge,因為係現有選舉制度下,無論邊個都無辦法為民主派市民”做實事”,現在一切立法都係政府主導、建制派謢航,市民有不滿只有找人”熱烈”地表達意見。

    唔係咁我地又可以點呀?

  19. 雖然我不是選民,對議員們不了解

    但我狠喜歡長毛大人阿emotion

    還有祝逸之中秋節快樂呢~也不是一個人的節日啦

    我們這邊好多人也在emotion

  20. $8000以香港物價來說已經算是中下級的人工
    如果訂在$5000-$6000那可能和現狀沒有太大分別

    $8000可能不只做8個鐘而是10-12個鐘
    (不計lunch hour)

    餐飲服務業很多時基層職位都不是長工,法例都要想想怎樣保障時薪和兼職

    另外待應生只是一例,還有文員,信差,OA等應該怎樣定

    不過就拿文員作例,公司可以將文員改名為文書主任
    (等於客戶服務主任名就好聽其實只是卒仔)

    因為最低工資不會有人想到中層管理職(主任之類)都要給

    定是要定,不過這些問題都要想

    否則定了之後僱主鑽空子都可以大條道理說自己守了法就難搞

  21. 一個最起碼防止僱主鐨空子的措施:

    標準工時要同時定立,否則僱主可延長工時令工資變相沒變

    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其實是缺一不可

  22. 最低工資本身很有爭議性,這政策的可怕,在於表面上100%對窮苦大眾有利,實際上卻可能會害苦了最低下階層

    我所理解人們選長毛的心態大多是:反正都爛,不如搞爛

    不知有沒有錯?

  23. 謝謝引用拙文!

    我提出我的看法,也認為社會需要多元的聲音,但不要只有破壞沒有建設的聲音。我對於不同的政見只會據理力爭,理性討論!

    還有,不同政見者也應該可以理性交換意見的,政見不同,並不是你死我活之爭,沒有必要以過時的冷戰思維的敵我來分彼此。

    香港需要建設,不需要破壞;需要包容,不需要仇恨。

  24. 唔怕講白少少,大部份中國人係唔願意去分析的,基本上佢地都係用第一觀感去決定以後行動,佢地為左追求表面的虛假和諧,會不擇手段去打壓任何有損呢種虛偽氣氛的”反對派”,就算明知你既主張係有利社會,佢地都唔理得咁多,因為中國人思維中,面子是硬道理,那怕要全國人民陪葬

  25. 不如來個博奕遊戲, 就當我是政府, 你是無良僱主吧!

    “關西和九州地區有很多老闆都想盡辦法,不發最低工資。如加班時間不算在內,” —- 簡單不過, 只要加班時間也算在內就行

    “把打卡鐘撥快一點兩分鐘,令員工遲到” —- 我估員工只會上當一次吧! 若我上了一次當, 下次我就會帶備拍攝工具(手機或DC),拍一段一take過的movie,由卡鐘影到一個有報時系統的website(例如股票網或天文台), 到時或許可以反告僱主詐騙呢.

    “時間不算在內,把打卡鐘撥快一點兩分鐘,令員工遲到。把員工升為「掛名的管理職」,因為日本通過了法例,說老闆不用向管理層發加班費” —- 只要所有受薪人士都包括在內就行

    “介紹工作給自由工作者(freeter)和派遣社員的職業介紹公司,原來會收員工四成的收入作為介紹費” —- 香港現在已有法例,規定職介所最多不能收取員工首月薪金的一成,而且只能收一個月.

    那你試試提出其他方法拆招吧! 我再跟你博奕.

  26. “低工資本身很有爭議性,這政策的可怕,在於表面上100%對窮苦大眾有利,實際上卻可能會害苦了最低下階層

    我所理解人們選長毛的心態大多是:反正都爛,不如搞爛

    不知有沒有錯?”

    我正是長毛選民,而且選了兩屆.

    講到這心態, 第一次或者有多少, 但今次, 我反而覺得佢係咁多泛民議員最好既一個, 我先投佢票.

  27. 逸之 :
    AC :不如來個博奕遊戲, 就當我是政府, 你是無良僱主吧!”關西和九州地區有很多老闆都想盡辦法,不發最低工資。如加班時間不算在內,” —- 簡單不過, 只要加班時間也算在內就行”把打卡鐘撥快一點兩分鐘,令員工遲到” —- 我估員工只會上當一次吧! 若我上了一次當, 下次我就會帶備拍攝工具(手機或DC),拍一段一take過的movie,由卡鐘影到一個有報時系統的website(例如股票網或…

    其實最低工資制度一旦發展成熟, 最終定價一定係”只夠刮痧之用”的, 否則, 就會令社會上競爭力最低的那一班工人失業, 因為若最低工資定得比”只夠刮痧之用”的標準高的話, 就會有能力比他們高的人來跟他們競爭職位了.所以在某些地方,例如台灣,他們不是叫最低工資的,而是叫”基本生活工資”.

  28. Karl :
    謝謝引用拙文!
    我提出我的看法,也認為社會需要多元的聲音,但不要只有破壞沒有建設的聲音。我對於不同的政見只會據理力爭,理性討論!
    還有,不同政見者也應該可以理性交換意見的,政見不同,並不是你死我活之爭,沒有必要以過時的冷戰思維的敵我來分彼此。
    香港需要建設,不需要破壞;需要包容,不需要仇恨。

    我夠膽講,長毛任內做了很多有建設的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